您的位置:首页 >> 租房攻略

好消息长沙农村宅基地已实现全市流转

2018年08月15日 栏目:租房攻略

好消息!长沙农村宅基地已实现全市流转千百年来,土地都是农民的“命根子”,也是农民生存权益最集中的体现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在农村土地使用中出

好消息!长沙农村宅基地已实现全市流转

千百年来,土地都是农民的“命根子”,也是农民生存权益最集中的体现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在农村土地使用中出现诸多问题——“空心村”“一户多宅”“建新不拆旧”等现象普遍存在,宅基地使用权退出不畅,基层管理利用粗放,大量土地闲置浪费……如何唤醒这些“沉睡的资产”,使农村土地资源“活”起来?宅基地制度改革成为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必须要啃的“硬骨头”。

作为全国33个试点县(市、区)之一,去年底在长召开的鄂湘黔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推进现场会上,浏阳市宅基地制度改革经验做法被称为“浏阳路径”,得到充分肯定。2015年3月,浏阳市开启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的破冰之旅,宅基地自愿退出、有偿使用、跨村跨镇流转、农房*押贷款……该市走出了一条政府主导、群众参与、市场运作的农村“宅改”新路径。连日来,走访浏阳市部分试点乡镇,感受“宅改”带来的农村新变化。

变活了

宅基地能全市流转,农民了却心病

我国农村长期实行“一户一宅、无偿取得、长期使用”的宅基地制度,农村宅基地归集体所有,其使用权的流转必须限制在本集体之间,过去想要跨组、跨村、跨镇使用几乎是不可能的。浏阳正在打破这一壁垒。

今年60岁的刘亚光原来住在浏阳市原杨花乡老桂村,因为老家宅基地处于地质灾害易发区,而且非常贫困落后,于是10年前他通过易地搬迁,在10公里外的大瑶镇芙蓉小区新建了一栋2层小洋楼,日子过得非常惬意。但限于相关法律法规,刘亚光一直没有获得宅基地的使用权,随着时间推移,这也成了他的一块心病。

在芙蓉小区像刘亚光一样的外来户共有22户,小小不动产证成了他们共同的期盼。宅基地制度改革后,政策的春风吹进了小区,帮他们去掉了这块心病。按照浏阳市新出台的规定,在坚持“一户一宅”的前提下,浏阳打破宅基地村域流转限制,探索市域内流转,即在当地农村集中居民点置业定居的“外来户”,通过缴纳有偿使用费便可取得宅基地使用权。

近日,来到刘亚光家采访,他给算了一笔账:他家现在宅基地面积144平方米,按宅基地面积一半乘以有偿使用基准价,即144平方米÷2×15元/平方米=1080元。也就是说,每年他只要花1080元,便可以获得当地农村宅基地使用权,办理《不动产权证书》,还能享受当地村民一样的小区公共配套服务。

去年10月,刘亚光领到期盼已久的红本本。“搭帮党和政府政策好,这下心里就踏实了。”刘亚光笑着对说。

眼下,浏阳市大瑶镇新河小区、沿溪镇蝴蝶小区等均是按美丽乡村集中居住区标准打造,面向浏阳全域符合宅基地申请条件的农民,只要一次性出一笔择位竞价费

好消息长沙农村宅基地已实现全市流转

,然后按年缴纳有偿使用费,就能获得相应宅基地使用权。

宅基地流转范围扩大带来的另一个利好便是农房*押贷款额度的大幅提高。

见到李志美时,他正在自己新开的瓷砖销售店内忙活着。“开店的启动资金是拿我家房屋做*押,从银行贷到的30万元。”李志美说,过去因为宅基地仅限在村民小组内部流转,银行处置起来很麻烦,农民用农房*押贷款,最多贷5万元。“现在宅基地流转范围扩大到全市,*押处置渠道畅通了,可以说农房更值钱了,多的还能贷到100万元呢。”李志美说。

数据显示,浏阳市共办理农村宅基地流转371宗,共有7家银行开展了农房*押贷款业务,户均贷款额度由原来的5万元提升至20万元以上,全市累计发放农民住宅*押贷款金额达33.38亿元,惠及农户1.68万户。

变和了

超面积者有偿使用更显公平

长期以来,由于种种原因,一些农户超标准占用了宅基地。对这些超面积者,怎么办?这是农村“宅改”中的另一只拦路虎。

针对超面积者,浏阳市开出的良方便是收取有偿使用费。通过对试点区域的全面调研和深入研究,浏阳市出台了《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》,对宅基地法定面积标准予以明确,未超过法定面积的,无偿使用;超过法定面积的,超过部分实行有偿使用。

浏阳市大瑶镇南山村是浏阳农村“宅改”的典范之一。来到位于浏阳南部的南山村,村口红色粗体的“先行先试”彰显其“宅改”自信。南山村党总支书记陈贤礼告诉,经过测量,南山村面积超标的共304户,“超过部分按每年每平方米15元标准收取有偿使用费”。

祖祖辈辈居住的宅基地超过了面积要缴费,村民们能理解和接受吗?

“超出部分缴一点费用也有道理,不然对那些面积没超标的家庭来说就不公平,我们家已经交了。”南山村一位刘姓村民告诉,他家的主屋加上未拆的一间旧屋等,宅基地总面积超过了20多平方米,每年缴费300多元。据统计,该村已有200多户村民主动缴纳了宅基地超出部分的有偿使用费。

也有一些村民不愿意对超面积部分进行缴费,于是主动拆除了多占部分的建筑物。“有偿使用的目的并不是收费。”浏阳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艺辉说,有偿使用与有偿退出相结合,一倒逼一激励,两头发力,既解决农民住房保障问题,又促进节约集约用地。

如果说宅基地有偿使用与自愿退出是破解农村“宅改”的两把利刃,那么确权登记就是确保利刃所向之处合法、公平的坚强后盾。因为只有确权后,农民才能办理《不动产权证书》。

“农村‘宅改’破冰首要之举在于确权,只有先确权,才能再赋权。”王艺辉认为,对面积超标者实行有偿使用,并不是要将其合法化,而是通过确权,将合法的和不合法的都记载清楚,对合法的予以保护,对不合法的限制其权利。

“有偿使用费‘村收村支’,主要用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。”王艺辉介绍,目前浏阳市共进行宅基地确权28.75万宗,确权率达84.22%,共收取宅基地有偿使用费584万元。

变美了

闲置宅基地变身农村别墅群

随着新型城镇化步伐加快,农村“空心村”越来越多,有些住房已无人居住。这些住房,连同它们身下的宅基地一起闲置,造成了极大浪费。

在南山村新河小区集中居民区,一栋栋造型别致的别墅错落有致,一条条乌黑发亮的柏油路纵横交错。“这里原来叫翻身屋场,有7栋宅基地农房,通过‘宅改’都自愿退出了,其中3户是有偿退出,4户是无偿退出。”陈贤礼对说。

张贤告是首批选择有偿退出的“吃螃蟹者”之一。对照浏阳市《农村宅基地退出暂行规定》,在和集体经济组织协商后,他选择了以置换找补差价的方式有偿退出,意思就是先有偿退出宅基地用来新建集中居民点,再就地重新选择一块土地回迁。

站在刚刚落成的两层新房前,张贤告对说,他们家原来的房子已建了20年,按照农村宅基地退出补偿标准,他一共拿到24.6万元房屋补偿款。“这个价格是通过评估中介对房屋估值,再与集体经济组织协商后确定的,还在村里公示了。”张贤告说,新房的外观是村里按美丽乡村标准统一设计的,看着跟城里别墅一样,住着非常舒服。

“无偿退出的宅基地都属于‘一户多宅’的情况。”大瑶镇国土资源所所长罗其晏告诉,农村“宅改”最基本原则是“一户一宅”,也就是农村居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,多余的宅基地必须无偿退出,“过去由于部分农民建新房不拆旧房,南山村862户村民宅基地中,涉及‘一户多宅’的133户,目前正在有序退出当中。”

“我们允许进城农民在宅基地退出后仍保留原农村集体成员身份,在需要重新返乡置业时仍可通过公开竞价取得宅基地使用权,为退出农民保留‘回乡’通道,有效解决了农民后顾之忧。”全程参与了浏阳市“宅改”工作的浏阳市国土资源局用地和地产科科长黄珍对说,目前浏阳市共有189户农户自愿退出宅基地,达成退出意向的1000多户。